欧冠冠军足彩_360足球直播¥app|官网

图片

广东:肇庆访前律师工作站解题“信访不信法”

发布日期:2021-05-25 11:17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 国家信访局门户网站 法治日报

 

从情绪激动到送来锦旗致谢,从感觉“孤立无援”到有人帮助,从意欲组织“群访”到对政府部门频频点赞,从叫嚷着“没法儿活了”到千恩万谢……两年多的时间,在广东省肇庆市信访局访前律师工作站的帮助下,当地许多曾经备受各种问题困扰的群众,内心重新充盈起了幸福感。

肇庆市信访局局长于晓军向《法治日报》记者介绍,该局坚持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做好信访工作,构建多元社会力量化解信访矛盾大格局,2019年以来,通过购买法律服务的方式,创建访前律师工作站,每天派驻资深党员律师值班参与接待来访群众,补齐信访工作人员法律专业短板,解题部分群众“信访不信法”困局。

补齐信访工作人员专业短板

2020年底,信访人黄女士情绪激动地来到市信访局接访窗口反映问题。黄女士以月租5万元租赁了一个场地准备开办学生托管机构,可是跑了3个多月,跑遍了消防、教育、住建等多个部门,却始终办不下来托管机构经营许可证。“几个单位‘踢皮球’,不给我解决问题。房租压得我喘不过气、睡不着觉!”黄女士说。

值班律师和接访工作人员耐心听取黄女士诉求,又现场与相关部门交流,发现了问题症结所在:黄女士租赁的场地,有一个楼梯出口是与居民楼共用。消防部门以该场地没有“两个单独疏散楼梯”为由,给予验收不合格的通知。消防验收不合格,教育部门也就不能颁发托管机构许可证。

律师现场查阅相关资料后,给出了专业意见:“根据肇庆市地方规范性文件要求,开办托管机构需要两个疏散楼梯。因此,只要保证有两个楼梯疏散人员、保证场地内人员安全即可,不需强调‘单独’楼梯。”后经协调,今年春季开学前,黄女士顺利拿到了托管机构经营许可证。

参与接访的律师,正是访前律师工作站引入的专业力量。“信访局工作人员对信访的程序、制度、要求都很清楚,但对于群众提出的‘官司赢了对方不执行怎么办’等问题,却囿于非法律专业背景,没有办法厘清具体案件的法律关系、法律性质,也不能给出恰当的法律指导意见、处理方案等,容易让信访群众因不了解情况而出现‘跑多地’。而一些群众的信访事项诉讼与信访交织,存在‘信访不信法’甚至以访压法等妨碍信访秩序的现象。”肇庆市信访局四级调研员、受理科科长欧志强说,“群众来信访,是对政府的信任。绝不能简单一句‘你去法院问’来敷衍打发。访前律师工作站的创建,就是为了补齐信访工作短板,依法为群众的烦心事找到出路,兜底解决好问题。”

依法化解矛盾守民利聚民心

肇庆市信访局接访大厅就设在市政府旁,大厅窗口处访前律师工作站的标识醒目可见。肇庆市信访局副局长梁树彬告诉记者,两年多以来,该市9个县(市、区)信访局的接访大厅访前律师工作站,每天都有资深律师值班参与接待来访群众,及时提供法律服务。

前来信访的吴小姐声称,2015年,因工作了十几年的收费站撤销,她根据公司的人员分流计划,采取“解除合同并给予相应经济补偿”的方案,但双方就补偿标准与数额不能达成一致。双方争执未果的情况下,单位要求吴小姐继续上班,但是吴小姐认为已经选择了解除合同就没有应允。谁知,补偿没有拿到,单位却以旷工为由将她开除。

吴小姐不服,向人社部门申请劳动人事仲裁,并提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需按照提出的标准给予补偿金,并补发旷工工资。仲裁请求被驳回,吴小姐觉得司法途径“这条路走不通”,便没有在指定的期限内提起诉讼,反而每周都跑到单位领导的办公室要求支付补偿金。

2020年,吴小姐辗转找到信访局。访前律师收集了案件的证据材料,又对案件进行了法律关系分析,研究了劳动合同法、人事管理方面的法规等。

信访局组织人社局、公路局、访前律师等组成工作组共同调查研究解决该案。会前,访前律师郭生平找到吴小姐,指出她处理方式的不妥,并引导她遇事找法。“作为第三方身份的律师,提出的意见建议容易被群众接受和信服。”郭生平说。

研究会上,郭生平提出,吴小姐已经作出离职选择,与原单位已经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后期要求其上班并不合适,旷工不成立。而仲裁裁决中是因认定其旷工作出的开除决定,也是不恰当的。据此不给予经济补偿是不对的。工作组采纳了律师的法律意见,并要求责任单位与信访人协商解决。后来,在信访局等各方的协调下,十余天后,吴小姐拿到了与预期相符的经济补偿金。

团队合作剑指疑难复杂案件

4月13日,肇庆市信访局召开的重大疑难积案专题研究会上,访前律师工作站的律师组成了顾问团参与具体案件研究。

记者了解到,信访案件中,形成时间比较久的历史遗留问题,涉及多个部门、法律关系较多的复杂棘手案件居多。同时,一些群众信访事项中诉讼与信访交织,即使专业法律人士,如果没有丰富的办案经验,有时也不能很快厘清法律关系和法律性质。为此,重大疑难信访案件中,尤其是领导包案制度下,访前律师工作站的资深律师成为不可或缺的专业力量。

2012年5月,李大爷的儿子小李因为颈椎不舒服,一大早开车到医院按摩后,却于上午11点由门诊送至住院部,下午紧急转院,并于数天后抢救无效死亡。李大爷找到医院了解儿子死因,却被一句“与我们医院无关”打发了。此后,李大爷辗转于几个部门,历经两次司法鉴定,认定两家医院共同负次要责任。

“那主要责任人是谁呢?”多年来辗转于省市卫健部门“讨公道”未果,2019年李大爷找到了信访局。

肇庆市信访局组织主要领导和律师团队对这起陈年旧案展开调查研究。参与办案的律师郭生平敏锐发现,老人家多年来一直纠结儿子身故的责任划分,但是从来没有提出直接的赔偿诉求。

为了帮助老人家更好地过好晚年生活,郭生平引导三方通过调解结案,建议老人提出经济赔偿方案或者具体数额。在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下,三方最后达成赔偿协议,解决了这起长达八年的纠纷。

“律师介入信访接待,参与信访化解,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专业优势,向信访人宣传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把政府的声音用专业的语言传达给信访群众,把群众的呼声和要求反馈给政府,破解了‘信访不信法’困局,既为政府解忧为群众解难,又以真情服务让群众更暖心、更顺心。”于晓军说。

据统计,自建立访前律师工作站以来,访前律师共参与接待信访群众15680人次,给出法律化解意见建议4730宗,引导信访人诉访分离、走法律途径3403宗,疏导信访人同意放弃信访1075宗,有效地提高了肇庆信访的法治工作水平。

 

(来源:国家信访局门户网站  法治日报  记者 邓君)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